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70 雨霖铃

作者:茉莉飞白字数:3813更新时间:2017-12-14 16:46:34

初夏的第一场暴雨,yin霾了整个天际,就像是能够荡涤皇城里所有的流血漂橹,雨已然不是春日里轻柔的丝线,而是一把把刺人的冰锥,只是菱歌早已感觉不到了击打的疼痛,只想一味地躲在这倾盆大雨的深处,一切可不可以就这样,再次遗忘?

“等等,我,我只想问,非得如此不可吗?!”

“我也想问,我不得如此的理由……”

“事已至此,请你不要再伤害任何人,如果你对我有一丝是真,请你放过他们吧!”

“那么,你认为,我和灿哥,到底是谁的错?!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是你……是你……是你的错!”

“哼,所以,我们……没有放过……”

没有,没有,没有放过,没有放过便是未来的某一天的一场你死我活,明琪,霍枭,菱音,任何一个自己爱的人都不能幸免,而自己,就像是生存在被他们所挤压的夹缝里,活的几乎窒息。

“好,好,明毓……今日相见欢,不如永不见……你我再见,便是仇敌……我……会记住你的话的!”

“菱音好吗?!”

“要做娘了,她,很好!”

yin云深处,雷声大作,银亮的闪电宛如蛟龙出海,菱歌沿着皇城未知的甬道默默地在雨中前行,明毓的话,明毓最后的背影,是一记深重的烙痕,烙在记忆深处,未曾离去,长久的想念便开始了更加长久的绵延无际。

却没有想到,竟然是自己说出了这句话,就这样断了呀,再无瓜葛,身体里还凝聚着难舍,可却早已恩断情绝,是彼此的选择吗?

你有你放不开的,我有我放不下的,原来,我们都不能为了彼此而痛快取舍呀!

其实,要我如何爱,如何恨呢,要我如何取舍,我只想求你,求你,就让这样的现状维持下去,不好吗?

只做一个人的人,一个人的爱,不好吗,与菱音相守不好吗,还有你的孩子,你到底在争什么,还要争多久才肯罢休!

流着血,被皇帝紧抱着,回到生莲阁,看着满脸惊讶和担忧的伯仁,菱歌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,他对不起伯仁啊!

他怎么能告诉他,你姐姐,她,为了我,而被人凌辱致死呢!

“疼吗,菱儿,你忍忍……太医,太医!”

“陛下,明琪……你到底是谁?!”菱歌垂头静静的低语,木木的任由皇帝拿着锦帕在他的额上小心翼翼的擦拭着。

“你叫我什么?!”皇帝听的不由心中一凌,双手握住菱歌的肩膀,看着他的眼睛,轻声问道。

“呵,是谁呢,管他呢,我到底在问什么,问什么?!”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脸,不禁自失的笑着,熟悉的是皮相,陌生的是身份,原来,他们永远都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呀。亚洲小说∧网∧wwW.yazhouxiaoshuo.com

“菱歌,菱歌,你记得了,你记得,对不对?!”皇帝突然一阵欣喜,将他拥进怀里,大声问道。

“不,我什么都不记得……陛下,皇帝哥哥……抱我……我觉得我……好脏!”轻轻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默默出口的话,却是语出惊人。

“菱歌,你在流血,不管你记不记得,听话!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,伤害你自己!”

“不,我要,我要你,你也不是我的,对不对?!不是……不是我一个人的,都不是的……我……我到底在干什么?!”菱歌突然抓紧了皇帝想要推开自己的身体,竭力偎进他怀里,又突然神经质的推开他,突兀的站起身,头上依旧挂着未干的血痕,原地不停地走着,仿佛在寻找一个可以逃生,逃离现实一切牢笼的出口。

“我……是你的……是你一个人的……是你的……都是你的……”温暖的臂膀紧紧的从背后拥住了他不停战抖的身体,沉痛的低诉声,从未停歇。

神思一点点的从身体中飘离,任由他牵引着,华清宫的竹榻,仿若人殉的祭坛。

额上冰冷的血珠,在灼热的唇温下一点一点的融化了,此时菱歌就像是黑暗的迷宫中游走的人,莫名的恐慌,让他只想逃离现实的一切,沉浸在搴捅灸艿纳詈#即使是饮鸩止渴。

也想忘了,忘了那个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人,忘了,想他,是一种怎样的,四分五裂的痛楚。

没有了时间和终点,也没有了黑夜和白昼,直到被窗外隆隆的雷声,哗哗的急雨惊醒了耳膜。

皇帝依旧在身边沉沉的睡着,一缕青丝,还缠绕在他的指缝里。

明琪,谢谢……还有,对不起……肮脏的我,不配拥有你,因为,我的心,已经被另一个人,啃噬殆尽,除了他……

可我永远不能触摸他,他对我爱的所有人来说,都是灾祸,为了他们,为了保护他们,还有你,我必须阻止他,即使与他……

同归于尽……

他要的江山,我永远不给!

华清宫的殿门,被一阵冲门而入的疾风洞开,菱歌单薄的身影平静的走入暴雨之中,也许今日,便是个结束吧。

也许,更是另一种开始……

“殿下,事情都理妥当了,您该启程了……”落霞宫,春福双手奉上紫鸢锦雨披,提醒着窗边观雨的明毓。

毓王的身影,被雨天的yin霾拉的很长,孜然独立,显得清寒孤绝,春福知道,他这一站,仿佛十年一样长,已经是一天一夜,也未合眼了。

“是呀,春福,好大的雨啊!”明毓摇头轻叹,头也不回的继续望着窗外的雨帘。

“皇命不可违,即使是再大的雨,皇帝陛下令王爷就藩的旨意也不会更改的,浚王爷,臻王爷都是被人押着走的……”

“呵,你说的对,该走了,该走了,我吩咐的事都做好了吗?”

想起那些兄弟们,明浚倒是应该学会隐忍了吧,有朝一日,明臻一定会把今日这些监视他的人,统统灭族吧,明舒,二哥,弟弟今日心中的悲苦,还真是被你料中了呢,你在哪里呢,你是否还活着?!

“王爷放心,奴才已经叫人通知楚令浠了……”

“怎么,他不会又因为分赃不均,跟本王闹什么脾气吧?!”

“奴才的这个侄儿,爱财如命,敛财的爪子更是无孔不入,有的钱赚,他是绝对不会闹别扭的!”春福俯首笑言道。

“嗨,是呀,是呀,楚令浠,楚令浠……”

明毓不禁屈指在桌上轻叩起来,春福知道,每当他有什么新的计较的时候,就会不停地屈指轻叩,看来自己的那个侄儿,并没有让王爷失望。

片刻起身,明毓披上紫鸢雨披,大步迈出了宫门。

毓王回封地的马队,看起来并不庞大,也不气势,简单的就像是西陲胡地的任何一个商队一般,谁也不知道,他才是这场奇特的大婚中,最大的赢家。

“王爷保重,听侍卫们说,菱娘娘就要生产了,看来奴才,马上就能告慰公主殿下,主子娘娘的在天之灵了!”

“春福,你知道,下雨天会在泥地上留下脚印儿吗?”漫不经心的话语,仿佛是在顾左右而言他,神情仿若还是当年清秀调皮的少年,可看在春福眼里,却足矣让他不寒而栗,感到四周强烈浮泛的杀机。

“这是自然……奴才不明白,王爷?”

“即使是雨水冲刷,有些痕迹是不会消失的,只要有心人明白,你说,本王是不是个有心的人呢?”

“王爷,奴才愿祈一死,赎罪!”春福毫不犹豫的跪倒在雨地里,却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毓王身上那件他悉心准备的雨披,早已被掷在地上,扔在他面前。

“不,对不起他的人,是我……你,是我娘的,不是我的,我没有权利,叫你去死……”

明毓一叹,嘴角的笑纹凝固了,转身,头也不回,也不再望身后一眼。

“王爷……”

“王爷,小心雨淋!”

“走开……”

单人单骑,黑色的马,就像黑色的风,毫不犹豫的冲入雨中,再不回头,明毓知道,他不能回头,一旦回首,便再也不能离开。

他的路只有两条,一条在天涯尽头的东辽孤城,另一条便是掖庭宫通向未央宫那长长地甬道。

那个,他们相遇的地方……

“碧草青青花盛开,彩蝶双双久徘徊,千古传诵生生爱,山伯永恋祝英台……

同窗共读整三载,促膝并肩两无猜,十八相送情切切,谁知一别在楼

台……”

菱歌,请你在路的尽头,等我,等我……到那时,你可还认我做你的……新娘……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