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68 言别离

作者:茉莉飞白字数:4553更新时间:2017-12-14 16:46:34

阿毓,阿毓,阿毓……

“菱儿,醒了么?”

梦中相拥的体温和热度让菱歌深深的沉溺其中,不愿醒来,感受着明毓微凉的手掌,不停的自己的脊背上摩挲着,抚弄着,好似从未感受过,无与伦比的心安。

直到突然觉得颈间吹送的凉风,打破梦境,耳边不再是明毓的低语,而是另一个声音的时候,菱歌才急忙睁开了眼睛,想要寻找明毓的身影。

“阿毓……”

揉揉惺忪的睡眼,模糊的视线里周围一片黑暗,难道夜还未尽,那么阿毓在哪,眼前的人又是谁?

“菱儿?!”

“灿……灿哥哥?!”

视线里萧明灿的身影逐渐清晰,菱歌这才发现,自己熟睡的地方,已然不是未央宫红色的纱海中,明毓温暖热烈的怀抱,而是景泰宫,漆黑冰冷的床榻。

“你有没有……有没有?!”

菱歌不知如何启齿,只是支吾着,想要知道明毓现在在哪里,他已经答应做自己的新娘,况且他们昨晚……

想到昨晚,狂烈的被明毓搂抱着,亲吻着,滚在红色的纱海里,逞纵着身体里所有的澹仿佛早已不是自己,而是一匹脱缰的野马,急切的想要把自己交与对方,融化成为一体。

菱歌不明白,自己为何如此的急切,如此的想念,这样一个素不相识,却令自己如此着迷的人。

急切的双手只想拥抱他,深切的逯皇敲娑运,所有的身心也只愿交付于他,就像一个远游多年的旅人,不顾一切的要冲入久久尘封的家门。

“菱儿,是想找阿毓吗,是想问阿毓在哪里,对不对?”

萧明灿看着菱歌充满期待的眼神,淡笑着,从容问道。

萧明毓,你应该感谢上苍对你的厚待,至少他还活着,即使远远的相对,即使你们马上就会彼此只剩一腔恨意,但是,他还活着,是怨也好,是恨也罢,都还能够彼此凭吊,心中的念想永远不会消失,永远知道他在想你,想你。

而我,却只能对着阿苏勒浴火后身体留下的晶石战抖,谁来想我,谁来怨我!

阿苏勒,阿苏勒,我的鹰,我的鹰鹰……

“菱儿乖,灿哥哥带菱儿去看戏,可好?”

“阿毓呢,阿毓也要去吗?!”

“是啊,是阿毓要演场好戏给咱们瞧,他还特地嘱咐我一定要带你去看呢!”

“真的吗,真的?!”

“当然是真的,菱儿,我们走吧……”

看着菱歌兴奋的跳下床榻,萧明灿心中默念着,明琪,不要怨我,不是我要伤他,我答应你救下他的xing命,就要让他完全属于你。

他心里的那个人,太危险,埋的也太深,除了让他痛,让他心灰意冷,我别无他法。

哥哥,只想让你得到幸福……――

“为什么会这样……”明毓强抑着心中的翻涌,冷声向皇帝问道。

“因为你,因为你,都是因为你!”

“因为你的女人,他的亲妹,他为了成全你们,不惜牺牲自己,却落得个从未央宫的高阶上滚落,经脉全断的下场,灿哥医术高明,才保住了他的xing命,可是,他也说过,菱歌是个先天有缺的人,内外皆伤,他根本活不过今年!”

“那……那又如何?!”明毓知道自己现在强作镇定的样子一定很可笑,看着皇帝几欲落泪的样子,明毓突然觉得好累,由内而外的疲惫并袭着身体和神经,无从逃避。

为什么,为什么,给我一丝热望,却又瞬间将它熄灭……

我本以为可以将你永远封在我的记忆中,我希望你死了,早已经死了,在我把箭簇射向你的时候,你就已经死了,这样,只有这样,你才是属于我的,任何人都不能带走,你和我的心站在一起。

可是,我却下不了手,多少人都死在我萧明毓的权术下,可是只有你,只有简单的你,我怕,我怕再也看不到你,怕你离去,怕的甚至超过了生命的重量!

也许相见不如不见,重逢,必然是个错误!

错!错!错!

叫我怎么才能,决然离去!

“只有灿哥可以救他,只要你,只要你把阿苏勒还给灿哥,灿哥定有办法保他十年生命无虞,十年后,也许还有别的办法!”!”皇帝的声音竟然带上了恳求的意味。

他救不了他啊,救不了啊,为了菱歌活着,他可以放下所有的尊严,向自己的仇人祈求,哪怕他冲他要的是手中的天下。

是你,是你给了我生命,带我逃离苦难,所以,菱歌,我可以一无所有,我只要你活着,活着,即使活在没有我的地方,只要活着,就好!

“把阿苏勒还给灿哥,只有这样才能救菱歌……我保证不再限制你在东辽权利!”

皇帝自失的无奈道,萧明毓,菱歌他是那么那么的爱你,爱到不惜牺牲生命来抵抗我的皇权,他的眼中只有你,如果那是我,便是要我死,要我去地狱,那也足够了,足够了。

“陛下,灿哥并不知道你来这儿,对吗,恐怕你也只是对他的预谋一知半解吧,我只想奉劝陛下,盲目信任是一种放纵……”

明毓的言语似乎又恢复了那种带着冰碴的冷冽,话已到头,再说下去,只有无法承受,明毓不知道,自己还能撑多久来抑制自己想勒住萧明灿的脖颈,用尽所有办法要他说出怎样才能救菱歌的那股冲动。

“你什么意思?!”

“只是忠告陛下,灿哥聪明过人,他的预谋本就是双刃剑,伤的最深的,恐怕只能是你最疼惜的那个人……”

“你是说?!”

皇帝望着明毓半隐在黑暗中幽深的面孔,难以置信。

“他在利用菱歌牵制我……”

“我不信!”

闻听此言,皇帝仿佛坐实了心中一直以来的忧虑,却又致死也不愿相信的逃避一般,痛苦的倒退着,手狠狠的握住了身后的桌角。

“信也好,不信也罢,陛下请回吧,我不会带菱歌走的,我是商人,他对我来说无利可图,明灿知道我要什么,这是我和他的交易,若是陛下也想知道其中的缘由,那么,三个时辰后,还请陛下再来景泰宫一走吧!”

“你!”

“陛下请回!”

明毓淡淡的举手送客,听着远远离去的脚步声,他再也无法承受的跌坐在地,静静的闭上了眼睛。

明琪,你从不知晓,你是最幸福,最幸运的,也是最不幸的,幸运的是身为帝王,你却依旧保留着自己的真xing情,至情至xing,为了菱歌,我相信你会牺牲一切,所以,我把他交给你,而我,却要流放自己,为了救他,我必须这样做。若今日我有一丝软弱,那我们便谁也不可能走出这皇城一步,萧明灿不会放过我,而我,要菱歌活,要为他而活!

不幸的是,我只给你十年,我只能给你十年的时间来陪伴他,因为我不知道到那时,我还能不能承受没有他的日子,会不会因此而变得疯狂,十年后,我要你的命,来偿还所有磨蚀我生命的,猖狂的想念――

“来来去去,三儿还真是好大的面子啊!”看着推门而入的萧明灿,明毓恢复了一贯的淡然,幽幽的轻笑道。

“现在可以说了吧,你到底要什么?!”

萧明灿冷冷的答道,脸上带着胸有成竹的诡异笑容,不用急,萧明毓,我今日定叫你明白,什么叫痛不欲生!

“宋菱歌,真的要死了吗?”

“哈,一日夫妻百日恩,三儿,看来你还没有真的把他当狗看啊,你毓王殿下博学多才,难道不知道只有经脉全断,行将就末才会浑身冒血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是想问,他为何还会回光返照,如同常人,对吗,告诉你……”

“因为我……在他的身体里种了……尸虫!”

“我在一日,他活一日,我一去,他必死,这苍厥国的尸灵虫,想必毓王殿下并不陌生吧,死人种虫保尸身,活人种虫为延命,只是将死之时必受万虫噬身,死状凄惨异常,最后灰飞烟灭!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明毓冷笑着,一丝不乱,可黑暗中谁也不知道,他手腕上那沉重的铁链,已然被他像捏面团一般,完全扭曲了形状。

“怎么样,三儿,痛不痛,痛就求我啊,求灿哥哥救他,灿哥哥一定会行行好,再施舍他几年的,哈!哈哈!”

“你真幸福啊,你还有的求,不要落得像我,永远求告无门,天神他听不见我的祈求,阎君也不会因此而把我的鹰,还给我,哈哈啊,哈哈!”

你从不知道,从不知道,我是怎样去祈求叶丹的,放弃了所有的自尊,像狗一样,只为让他放过鹰鹰,别再折磨他,还他一个自由!

当我以为光明来到我身边,我和鹰鹰终于可以逃离这所有的一切的时候,是你,是你!

将我完全拖入了这人间的炼狱!

看着萧明灿如同疯癫一般,黑暗中,又哭又笑,本就扭曲的面孔更显狰狞,明毓冷笑道,

“求你的人不是我……”

“当年克伦河一战,我只找到了阿苏勒却没有找到你,我知道你没死,阿苏勒是苍厥国的圣童,虽然他为了你,犯下了不能守贞的罪孽,身后却依旧会留下舍利子,他是个接近神的孩子,即使他的灵骨也有人抢夺,你,还有霍吉甘利和叶丹,若是不想他死后不安,就拿燕云州,燕云五十城来交换吧!”亚洲小>说网>www.Yazhouxiaoshuo.Com

“你说什么?!”萧明灿难以置信,在这风急浪高,暴风骤雨的气氛中,明毓此时竟然能说出如此镇静冷酷的话语。

“拿燕云州来交换吧!”明毓再次冷冷的重复道。

“没那么容易!呵呵……阿毓,你要不要看戏,你的小亲亲要我带你去看一场他演的好戏呢,他那么美,想必被抱的时候一定能叫人脸红心跳吧?!”

“阿毓,你想不想看,想不想看,看看他被别人撕裂的样子,啊?!”

萧明灿的脸上闪着愈加兴奋的亮光,疯狂的奔过去,打开了牢门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!”

门外惨烈的尖叫声,仿佛能穿过沉重的铁牢,直刺耳膜,穿透心脏。

菱歌!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