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61 白灵

作者:茉莉飞白字数:4365更新时间:2017-12-14 16:46:34

“花咪咪,你到哪儿去呀,等等我……”

皇帝大婚在即,整个宫城乃至整个帝都似乎都洋溢着某种既热闹又诡异的奇特气氛,忙碌而热闹,恰似平静的湖面下,深黑色的潭底暗藏的,不为人所感知的汹涌。

华清宫似乎是其中唯一的例外,这里依旧平平静静,人人自安,全是因了皇帝的严谕,任何人不得胡乱言语,打扰公子养病。

但外面的热闹气氛,依旧挡不住宫人们好奇的心思,这些年轻的侍女宫奴们,谁也没见过皇帝大婚的场面,便都想在之前找上自己各宫的姐妹们,凑热闹去,也好沾些皇家的厚福。

初夏的清晨,宫人们都知道华清宫的主人依照旧例,会到莲池边的来走走,闲散心神,一个个便都静悄悄的躲了开去,以免一个不顺眼,就会惹得皇帝震怒,他们才不怕那个乳臭未干,恃宠而骄出卖色相的小子,不过是仗着皇帝的宠爱,其实骨子里还不是连他们这些宫人都不如!

况且那小子是个男人,是只不会下蛋的公鸡,一旦皇帝有了皇嗣,加之他一天天的年长,总有被皇帝抛弃的时候,到时自己倒霉不说,说不定还会带累他们受罪,总之,不必太上心,凡事不出错便可,反正那公子自有贴身的宫人侍卫,看咱们也不上眼,小心讨好不成反而吃瘪,隆庆太主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吗,何况他们这些小人物。

所以,华清宫的早晨格外宁静,唯有莲池中脉脉的水流声,脆脆的鸟鸣,伴着淡淡的幽香,围绕在菱歌身边。

萧素素本来跟在菱歌身边,伯仁幼小,耐不得寂寞,便也被外面的热闹吸引着,菱歌看他高兴,便遣他去看热闹,回来说给自己听,也好弥补自己的好奇心。

湖上一阵凉风袭来,菱歌不禁打个寒颤,蹲身抱住双腿,石青色的宽长衣摆上细心的织绣着足以与湖中的莲花乱真的白莲,墨色的长发被晨风翻起,映着雪白的容颜,略带忧伤的神情,萧素素恍然觉得,不知何时,公子也会化作这池中弱不胜衣的莲花,乘风而去。

“公子乖乖的在这儿,别动,晨风沁人,我去给公子拿件衣服来……”

“好……”

菱歌随口应着,只是突自抱膝坐在湖边,看着湖中悠游的锦鲤,不时的藏在荷叶下面吐着调皮的泡泡,好像在说,看你绷脸撅嘴的丑样子。

“小鱼,你说我是不是傻子,为什么,我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想不起来……”

“你怎么不说话,你是不是也嫌我丑,嫌我长的像狐狸精……”

“我知道的,除了素素,伯仁,还有皇……”菱歌突自摇摇头,不愿记起那些让他惧怕的事,有关皇帝,他似乎隐隐约约的有些难以出口的琢磨。

一时烦闷的心神,让他干脆脱了鞋袜,露出雪白的纤足,小心翼翼的伸进湖面粼粼的碧波之中,轻轻的摆荡着,仿佛以此便能荡涤烦乱的心情。

湖中的锦鲤好像误将他雪白的脚趾,当成了颗颗晶莹的白莲子,竟然忘记了警惕,朝着他的脚趾远远的围过来,吐出一连串兴奋的水泡。

“素素,你怎么站着不说话?”菱歌突然觉得背后响动,悉悉索索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萧素素的石榴裙摆,便扭头问道。

“喵……喵喵……”

等来的不是萧素素,却是只披了身杂乱的花纹,瘦瘦的小猫仔,菱歌看它不像是宫里的贵族猫,那些猫总是被养的白白胖胖,毛色油光水滑,一副懒洋洋的样子,反而更像是只误闯进来,无主的流浪猫,轻轻的磨着爪子,看着菱歌,眼睛里还有一丝戒备。

“咦,你是哪里来的?”菱歌向前欠欠身,伸手够着不远处的小猫。

“喵……”

小猫眨眨眼竟然又稍稍靠近了些,菱歌这才发现这猫仔的一只眼睛竟然是瞎的,只有瞳孔,没有瞳仁,空空旷旷的晾在那儿,竟然有些触目惊心。

“来……别怕,真可怜……”

菱歌突然想起自己身上的荷包里,还有素素放的一些素香和蜜饯,便拿出来放在手心里,冲小猫晃晃。

那猫儿靠近菱歌摊开的手心,战战兢兢的嗅闻起来,仿佛对这种味道极为喜欢,只是闻来闻去,仿佛菱歌身体里本就有它熟悉的香味。

一时熟络起来,这猫儿竟然趴在菱歌身边撒起娇来,喵呜喵呜的磨蹭着,还用爪子去够他那长垂着在风中飘扬的黑发。

“你是哪来的,在哪儿受了欺负,你不要走,我养你好不好,我会对你好的,不会让人欺负你的,好不好?!”

谁知那猫儿竟然喵呜一声,朝一旁的花丛跳了过去,一路边跑,边回头喵呜喵呜的冲菱歌叫着,仿佛是要他跟着自己。

菱歌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情,竟然光着脚套上鞋子,朝小猫追了过去。

“花咪咪,你在哪儿?”

“出来……喵……”

菱歌跟着那小猫儿,跑着笑着,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出了华清宫的宫门,走到了这不知是何地,却yin森冷落,仿佛经年不见天日的幽深所在。【亚洲小说网【Www.yAZhouXIAOSHUo.COM

厚实的蛛网,结满了晦暗破败的房舍,零散破碎的白色纱帘,随风轻摆的时候,好像后面躲着鬼怪。

菱歌越走越觉得寒意蚀骨侵髓,森冷的仿佛有双冰冷的手,慢慢的抚摸你的全身,下意识的揽紧双臂,只希望赶紧寻到那淘气的独眼小猫仔,也好快快的离了这里。

“讨喜,讨喜,这蜜饯的香气,有多久都没闻过了……没想到,竟然还有再闻到的一天……”

一个苍老的声音骤然从帘幕后面传来,菱歌浑身一激灵,吓得大气也不敢乱出,只是呆呆的站在当地,好像被这声音钉的死死的,连逃跑也忘记了迈开脚步。

“傻猫,又去胡闹,外面的人多坏,你不知道么,剜了一只眼睛还不够,小心吃了你去!”

“喵呜……”

菱歌突然听见猫儿的撒娇声,这才想起迈动脚下的步子,却在逃离和探索之间犯起了为难。

“谁在外面?!”

飘荡如鬼魅般的纱帘里,突然一个略带狰狞的声音传来。

“我……我是来找猫儿的……”菱歌战战兢兢的回答道。

“进来!”

那声音听见菱歌的回答,突然沉了沉,继而厉声吩咐道。

“不,不用了,我……我不找了……我这就走……这就走……”

菱歌瑟缩着,拒绝着,不停的朝破败的门框处后退。

“我叫你进来!”

帘后的声音突然专横的大喝道,一阵悉悉索索的衣服摩擦声传来,仿佛那躲藏的鬼魅,立时便要从帘笼深处跃将而出。

“好……好……”菱歌逃也逃不得,唯有战战兢兢的撩起纱帘,走进黑暗的深处。

毁损过半的窗棂上雕刻着诡异的兽头,张着嘴,仿佛意欲吃人而后快,嘴角上似乎还挂着鲜亮的血痕。

一点灰蒙蒙的日光,投在潮湿而霉斑丛生的墙壁上,照亮了颗颗无数细小的尘埃,它们不停的在空气中来回翻动着,仿佛都是喋喋奸笑的幽灵。

“啊……”菱歌惊讶的直咽气,眼前的一幕竟然恐怖的能让人把脱口而出的惊讶,硬生生的蹩回肚子里去,仿佛失去所有呼吸和神智,置身于无边的幽冥。

白衣,白发,长的几乎占满了整个卧榻,就连眉毛也是白的,眼睛竟然是充血的猩红,配上苍白如死的面庞,青紫色的嘴唇,活生生的鬼魅也不过如此。

可是,菱歌的惊讶还不止于此,那死人一样的脸,依然圆圆的,并没有因为过于瘦削而改变形状,下巴上多出个娇俏的尖儿,眼下一颗纯黑色的泪滴在这张毫无生气的脸上,显得尤为突出,竟然和自己一样。

那鬼魅看见菱歌,竟然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拼命的伸出嶙峋的手,抓住他的衣摆,疯狂的大力摇晃着。

“你……你是谁……你是哪儿来的……啊……说……你到底是哪儿来的,你给我说!

“他折磨我还不够吗,还要派你来……啊?!”

“他根本就没爱过我……弟弟……什么都是他的弟弟,他那好弟弟……哈哈!”

“他一定会后悔的,他那弟弟一定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,挫骨扬灰……哈哈!”

“灰飞烟灭……哈哈……飞喽,飞喽,飞!”

“会有人替我报仇的……等着……睁着眼看你死……光钦……我的孩子……我的……”

“你一定是鬼对不对,鬼也会长大的,我的……”

菱歌被它不知所云的疯狂言语,搅得愈加挣扎不已,扭摆着身体想要挣脱鬼魅的纠缠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我……咳咳……啊……放……我不知道!”

听那鬼魅竟然也管自己叫鬼,菱歌便愈加害怕它要拉着自己做同伴,便更加大声的嘶喊起来。

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菱歌猛地侧身,顺势一带,那抓着他衣摆的鬼魅竟然从卧榻上摔了下来,晦暗的光影中,菱歌吃惊的发现,它竟然没有脚,两条腿也直到膝盖处就没有了,曾经断肢的伤口,长成了圆圆的肉球,菱歌突然觉得胃里不停的翻搅着,恨得马上俯身吐个干净。

“你别走,别走……回来……回来……”

踉跄着,飞也似的跑着,,仿佛用尽所有力气飞奔,没有放向,没有目标,只是想着赶紧离了这地狱一般的地方,忘记所有凄厉的伴着一声声猫叫的哀吟,忘记那白色断脚的鬼魅,跑进阳光里,驱散所有入骨的yin寒。

“咳咳……咳……”直直的扑倒在草地上,再也无力站起,双膝跪地的大口喘着粗气。

却不知身后一双修长有力的手,无声无息犹如毒蛇一般的逡巡游走而来,正在自己雪白的颈项后面,思量着,跃跃欲试。

“呜呜……嗯……”

挣扎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狂乱,迎面袭来,菱歌突然觉得自己被整个抱了起来,很快便失去了所有意识和呼吸。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