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1054【香港】

作者:王梓钧字数:3128更新时间:2018-07-29 00:22:45

周赫煊是在伦敦看到的日本天皇《停战诏书》,读完之后一脸冷笑,这特么都山穷水尽了还在死鸭子嘴硬。

《停战诏书》或者说《终战诏书》里边,对于战争的时间描述是“已阅四载”,只从宣战日期算起,对九一八和七七事变只字未提,也根本不承认中日全面战争打了八年。

不仅如此,这个所谓的“诏书”口口声声“解放东亚”,始终以救世主自居。还把盟军对日本造成的杀伤形容为“频杀无辜,惨害所及”,简直就是强盗杀人,自己喊冤。

通篇阅读下来,大概意思可以概括为: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的宗旨是让日本人民幸福安宁,让世界诸国共同快乐繁荣。日本之所以向英美宣战(刻意不提中国),是为了东亚地区的安定,因此侵犯了他国主权实属意外。日本人民为了伟大事业而励精图治、众志成城,但敌人实在太凶残,为了民族的延续,为了人类的文明,为了万世之太平,日本天皇不得已只能终止战争。

没有投降字眼,也没有忏悔认罪,更没有提及任何关于中国的内容。

但这就是一份投降诏书,因为真正的重点只有这行字:朕已饬令帝国政府……愿意接受其联合公告。

《波茨坦公告》的内容就是要让日本无条件投降,日本愿意接受公告,那么就是接受无条件投降,其他都是说的屁话和废话。

可笑的是,日本报纸还在封锁《波茨坦公告》,日本人根本不知道天皇接受的那份公告的具体内容。日本《读卖报知》更加厚颜无耻,竟以“为万世开太平”为标题,声称:“我们进行的战争是正义的战争,是自卫自存的战争,战争的目的是为了东亚解放和十亿民众福祉。”

中国沦陷区的很多日本兵也能收到广播,一部分军官和士兵选择剖腹自杀,一部分则关掉收音机声称那是敌人的阴谋。比如东北地区的某些日军就还在负隅顽抗,他们说天皇广播是伪造的,然后继续跟苏联红军进行战斗。

不管如何,日本败了,中国胜利。

国人在欢呼庆祝之余,更关心的是未来时局。铺天盖地的舆论根本不是国民政府能控制的,各行各业都高呼组建民主的联合政府,而共党明确提出和平、民主、团结三大口号,广受人民的认可与拥护。

面对如此形势,常凯申也不得不选择妥协。他无法直接镇压舆论,而是邀请太祖到重庆谈判,并认为太祖不敢去重庆。

于是,重庆谈判开始,双方签署《双十协定》。

……

八月底。

周维烈、钟开莱和闵嗣鹤离开昆明,来到香港。他们要从香港坐船出发,分别前往英国和美国留学。

火车沿着广九铁路行驶,在途径新界和九龙的交界处时,三个年轻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国军部队已经收复了新界,而九龙依旧是日军在占领。

按照常凯申的命令,国军是应该收复香港全境的。但已经下台的丘吉尔撺掇英国政府,不断向美国施压,常凯申受制于杜鲁门,不得不让中国军队在新界停下脚步。

英军还在慢吞吞而来,在此期间,香港依旧由日军控制着,英国佬竟然委托日军负责香港治安。

三人在九龙车站下火车,刚走上站台,就看到有人高举着写有他们名字的纸板。

“朱叔叔!”周维烈欣喜地走过去。

朱国桢笑道:“大少爷又长高了啊。”

周维烈介绍说:“朱叔叔,这两位是我的的同学钟开莱和闵嗣鹤。钟师兄,闵师兄,这位是著名武术家朱国桢先生。”

“朱先生你好!”

“两位同学好,都是栋梁之才啊!”

周维烈好奇道:“朱叔叔怎么在香港?我爸也在吗?”

朱国桢说:“我跟随先生一起乘英国军舰来香港的,你们恐怕要在香港多待几天了。英军和日军正在办理交接程序,为了确保安全,交接期间港口暂时封闭。”

“为什么中国赢得了胜利,香港却不能收回?”周维烈不忿道。

朱国桢说:“这你得问先生,我一个粗人可回答不了。”∵亚洲小说网∵WwW.yaZhoUXiAOSHUO.COM

朱国桢带着三人来到九龙码头,乘坐小渡轮前往港岛,接着又坐缆车直奔太平山顶。

来到一幢西洋风格的别墅前,朱国桢指着别墅说:“这里以前是港督山顶别墅,现在被先生买下来了,等明年还要把太太们接来。”

“我还以为要搬回天津三乐堂呢。”周维烈满肚子疑惑。

港督山顶别墅就是未来的香港山顶公园,不过那时已经只剩下几间守卫室了。这破房子多灾多难,建好第二年就被台风吹塌,重建好的第二年又被台风吹塌,荒置几十年又再度修建,结果还没建好又碰到鼠疫爆发,再度搁置修建计划。

日军占领香港期间,港督山顶别墅被严重破坏,修缮费用极其高昂。再加上粉岭那边还有一栋港督别墅,新任港督在跟周赫煊聊天的时候,便把山顶别墅卖给了周赫煊。

新任港督詹逊只是“署理港督”,并非正式的。事实上,他一个月前还被关在战俘营里,英国政府怕耽搁太久容易生变,就赶紧提拔詹逊做港督主办交接事宜。

周维烈跟随朱国桢走进别墅,发现这里破破烂烂的,还有几个工人正在打理花园内一米多高的杂草。

一处已经整理好的花园里,周赫煊正在跟“港督”詹逊喝下午茶,一起喝茶的还有英国海军上将夏悫。在战后初期的香港,夏悫才是太上皇,他即将在香港成立军政府,本人出任军政府首长兼三军总司令。

现在香港的局势很古怪,詹逊担任署理总督并成立临时政府,但临时政府没有任何实权,一切行政治安都由日军负责。而马上夏悫就要组建军政府,但军政府相关人员还未到达,所以夏悫又让詹逊的临时政府继续管理香港。

两人现在放着交接大事和香港政府不管,跑来周赫煊的山顶别墅喝茶,其实就是在商量军政府和临时政府的问题。

“爸爸!”周维烈上前喊道。

“我儿子,”周赫煊给两个英国佬介绍了一下,又对周维烈说,“这是你哈科特叔叔(夏悫),这是你金逊叔叔(詹逊)。”

周维烈明显对两个英国佬怀有敌意,当场便问:“为什么中国不能收回香港?”

夏悫听不懂中文,詹逊却听得懂,后者说道:“小朋友,因为英国对香港的租期还没到。”

“那是清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,理应作废!”闵嗣鹤立即反驳说。

詹逊微笑着摇头:“年轻人,你还不懂政治。”

闵嗣鹤的口才不好,顿时不知该怎么辩解,钟开莱和周维烈也在周赫煊的眼神示意下闭嘴。

又聊了片刻,夏悫和詹逊起身告辞。临走的时候,夏悫邀请道:“周先生,请务必参加明天的香港军政府成立仪式。”

“真是抱歉,我还有别的事情。”周赫煊直接就拒绝了。他虽然必须跟这两个英国佬搞好关系,但并不代表他赞同英国在香港的殖民统治,香港军政府什么的更是扯淡。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